您的位置 :航运界 > 航运专栏 > 正文

达飞的“过五关斩六将”和“败走麦城”

发布时间:2017-08-01 07:47:48  来源:航运界     专家:徐剑华 访问个人主页
 
达飞少帅鲁道夫·萨德是制造头条新闻的高手。去年圣诞节期间,达飞轮船17,800TEU的“本杰明·富兰克林”号到访洛杉矶港,成为挂靠美国西海岸港口的最大船。市长主持欢迎会,万人空巷为的是一睹巨轮芳容。两轮试验成功之后,却因市场低迷为由,宣布无限期推迟在跨太平洋航线部署巨轮的计划。
 
梳理最近十几年达飞轮船走过的历程,既有过五关的艰辛、斩六将的辉煌,也有败走麦城的憋屈。
 
败走麦城
2009年,达飞轮船因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前购买石油衍生品而遭受巨大损失,债务攀升超过50亿美元。2009年12月,因公司巨额欠款无力偿还,迫于财团压力,创始人雅克·萨德辞去达飞集团执行总裁职务,转而成为董事会主席,只负责制定公司战略。他用自己的“退位”,换来了财团注资这一“救命稻草”,保住了风雨飘摇的企业。
 
当时,许多业内人士对达飞能否度过难关并不抱太大奢望。稍微乐观一些的人士则认为,达飞尽管因规模太大而不会倒闭,但可能会因此承受永久性的损伤而一蹶不振,沦为二流、三流承运商。
 
随着银行业的过激行为,集装箱运输行业骤跌至红色警戒线, 萨德家族对企业会衰落的可能性充满的忧虑在小关系圈范围之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
 
公司被迫引入外部投资者,如土耳其企业家罗伯特·耶尔德勒姆购买了达飞轮船6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这一段败走麦城的历史是不堪回首的憋屈。
 
雅克·萨德在公众面前唯一说的话是,他知道并非常肯定达飞将会继续生存。事实证明他是对的。现在这些不确定因素似乎真的是过去式了,并且达飞轮船在过去12个月里真的变得更加强大了。
 
过五关
“过五关”的第一关是“海盗关”。2008年,达飞巡航游艇“Le Ponant”被索马里海盗劫持,鲁道夫亲自与海盗谈判,直到船只和人质被法国武装部队解救,这种勇气非常人能及,也极大地提升了他的威望和信誉度。
 
第二关是被“断舍离”。在晋升后的几周以后, 鲁道夫就遭遇了一颗重磅炸弹——中国商务部不批准世界三大集装箱运营商马士基航运、地中海航运和达飞轮船打算组建的P3联盟。申请被否决之后不到一个月, 达飞就被马士基和地中海航运“断舍离”,昔日“密友”宣布他们将组建2M联盟。
 
P3联盟组建方案就是鲁道夫会同地中海航运家族的二代掌门人迪戈·阿本德和马士基航运公司的首席贸易和营销官文森特•克拉克在长达六个月的秘密磋商中敲定的。作为P3的创建者之一,这是给鲁道夫留下来的残局,他没有机会浪费时间,必须立即收拾残局。
 
鲁道夫迅速拿出B方案,转向全球剩余的屈指可数的几家未结盟航运公司中的两家——中海集运和阿拉伯联合航运公司,组成O3联盟,于2015年初正式开始联合服务。相对P3联盟来说,O3联盟协作关系更为疏松,似乎更适合于思想更加自由的达飞轮船。此外,达飞是O3联盟最大的成员,而不是低层次的合伙人,这也是萨德家族能做大做强的另一个特性。
 
第三关是家族企业传承。达飞轮船的创始人雅克·萨德和他的妹夫费立德·塞勒姆继续积极参与业务,今天仍然非常活跃。但是和其他航运王朝一样,年轻一代正在脱颖而出。
 
雅克的三个孩子全部为达飞效力,同前辈的家族控制模式一样,达飞轮船的第二代也是兄妹同舟共济。鲁道夫的妹妹坦雅(Tanya)负责通讯、全球客户、市场营销、机构关系和环境事务。
 
鲁道夫是集团现在最公众化的人物。鲁道夫1970年出生于黎巴嫩,在早年就显示出了一个企业家的才干。他在1994年加入了达飞集团,于2010年加入董事会。虽然这个家族企业的元老对于退休丝毫没有兴趣,但继任计划是清晰的。年轻一代的整个职业生涯都花在家族企业上,他们跟随声名卓著的父亲,洞察行业各方面的动态。
 
达飞轮船快速行动的能力始终是它的强项。少帅鲁道夫接过权杖以后,果然不负众望,迅速扭亏为盈。萨德已经证明他继承了乃父对市场环境变化做出快速反应的能力。除2016年全行业亏损以外,从2012至2015年连续四年盈利,累计净利润达31亿美元。第一代的精心扶持和第二代的勠力同心实现了家族企业的平稳传承。
 
第四关是“抢伙伴”。2015年末,随着达飞收购东方海皇以及中远与中海合并两宗并购案的宣布,预见到四家涉及的公司所在的三个联盟必然打碎重组,鲁道夫捷足先登,果断“掐尖”,同中远海运、长荣和东方海外一起组建海洋联盟。不但海洋联盟成为当今三大联盟中最大的联盟,而且达飞成为该联盟成立时最大的成员公司。
 
第五关是“夺席关”。由于中远海运收购东方海外以后取代达飞而成为世界第三大集运公司,达飞需要通过收购一家中等规模公司来夺回世界集运业第三把交椅。
 
斩六将
“斩六将”就是将六家公司收入麾下,而不是说“斩落马下”:
2006年收购非洲的区域性承运商德尔玛斯(Delmas,或称为“达贸”),跻身全球三甲。
2007年收购台湾正利航业公司(Cheng Lie Navigation Co)。
2014年11月宣布以抄底价购得德国近海航运运营商贝仕船舶管理公司(OPDR)。贝仕船舶经营北欧、加那利群岛、伊比利亚半岛和摩洛哥的门到门物流服务。该交易符合达飞轮船公司收购区域性承运商的战略。
 
2015年12月宣布收购东方海皇及其旗下APL。对东方海皇的收购将推动达飞轮船在船队运力方面更加接近马士基和地中海航运,加强了其在跨太平洋贸易航线中的地位,并提供了“达飞轮船”和“美国总统轮船”两个顶级品牌之间的许多协同与互补效应。
 
2017年6月收购马士基旗下的巴西支线子公司Mercosul。
 
最后剩下的悬念是如何通过收编“第六将”来破第五关——“夺席关”。
 
达飞轮船本来就是一家收购意愿十分强烈的公司。在德国欧特克集团挂牌出售旗下汉堡南美时,达飞轮船也曾参与竞购,只是因为欧特克要求必须现金收购才被迫出局,让马士基成功收购。据悉,在东方海外表示出售意愿时,达飞轮船也表示了收购愿望,但最后被中远海运成功收购。为了夺回世界第三大的位置,达飞轮船再收购一家中等规模公司的意愿将会变得更加强烈。
 
那么,问题来了,达飞轮船意图收入麾下的第六“将”会是谁呢?
 
阿法牛认为,由于三大联盟初具格局,跨联盟的收购在航线调整和客户资源方面会有较大的负面影响,所以不太可能实现。阳明属于THE联盟,现代商船与2M联盟的马士基航运和地中海航运签有为期三年的船舶共享协议。如果这两家公司有意出售,那么赫伯罗特和马士基航运应该是最有可能的收购方。因此,可供达飞选择的收购标的也许在长荣、太平船务、以星航运和万海航运四家公司之内。
 
既然香港一代船王董浩云的子孙能够以130%的溢价把祖产东方海外卖给中远海运,阿法牛大胆设想台湾一代船王张荣发的子孙为什么不会把祖产长荣海运也卖个好价钱呢?
 
这十几年,达飞轮船硬是把所有的憋屈和苟且活成了“诗和远方”!
0
 
社区登录
社区热点 更多>>
迷你博客 查看更多>>
王清三无阶级~加油!(回复)
陈国卿船舶保险条款 PICC86 & PICC96的比较 分类:船壳保(回复)
钟晓乐方舟子戳破几个常识性的谎言,就被满网抄斩,逼得逃往平时他(回复)
钟晓乐看了渣浪的所谓的对话直播,只播出官员们的说话,学生的话,连(回复)
钟晓乐拳王阿里,除了是体育人物,还是宗教人物和政治人物.在拒绝接(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爱船网-航运信息港(www.aiship.cn)加微信有惊喜哦 微信号(回复)
钟晓乐刚看完了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2,大概是一个讲一个邪(回复)
周建芳(回复)
周建芳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回复)
朱胤峰我司专业日本航线十年,欢迎同行询价、合作。 我司优势有很(回复)
武嘉璐现在CI已经没有了么?竟然消失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