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氏年度最具影响力人物趣味榜单(上)

发布时间:2018-03-01 06:49:41  来源:航运界     专家:徐剑华 访问个人主页

1月底,与往常一样,“劳氏日报”社发布了2017年度集装箱航运业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Power List)。不少人觉得读这张榜单枯燥无味,我却从中读出了不少趣味。“鬼才”贾平凹说:“人可以无知,但不可以无趣”。细看榜单,可圈可点之处不少,笔者撷取其中几个有趣的片段,列出一份趣味榜单和大家分享。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缘”不同
2017年榜单与往年榜单的最大不同之处是把码头营运商分出来,“另立门户”。
过去通常是一张30人(机构)的榜单,但是2016年缩减了5个席位,变成25个席位了。2017年榜单又恢复为30人,但是分为两张榜单,其中一张是集装箱航运业界的综合性榜单(以下简称A榜),共计20人;另一张是10名码头营运商的榜单(以下简称B榜)。
 


 
对照2016年的榜单,可以发现2017年的上榜者中大部分是“熟面孔”,可谓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缘’不同”。这里的“花”,指上榜者;“缘”,指缘由、缘分、原因。
 
需要注意的是,一个机构的代表人物可能只有一位,也可能有两位、三位甚至更多。而且,一个机构的代表人物可能会有变化,而机构则相对稳定。为了方便讨论,本文所说的“影响力人物”,通常是指“机构”,即一个机构占一个席位,但也有例外,而且其中不乏有趣之处。本文主要讨论席位分配的几件趣事。
 
最“亮”的是“绝顶聪明”的土豪罗伯特·耶尔德勒姆
 
 
谁能想到,在榜单席位资源十分紧缺的情况下,耶尔德勒姆集团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耶尔德勒姆竟然在两张榜单上各有一把座椅——A榜第11位,B榜第9位。
 
说起土豪(土耳其富豪)耶尔德勒姆,人们自然会想起他八年前跨国驰援,豪掷6亿美元,救达飞轮船于水深火热之中,真是“挽狂澜之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终于使达飞轮船“咸鱼翻身”,成就一段霸业。但是2017年一人独霸两座奖杯却不是靠的“吃老本”,罗伯特在这一年里的业绩自有其过人之处。
 
作为全球排名第13位的码头营运商,在B榜占个位子,是因为离该公司到2025年“跻身全球十大码头营运商行列”的宏伟目标又近了一步。
 
在2017年,不知从哪里听说美国港口集团(Ports America)要卖,耶尔德勒姆就到处说自己正在跟Ports America进行排他性洽谈,打算整体买下,结果对方召开记者会说报道不实,“咱们不卖”。
 
随后耶尔德勒姆自我解嘲,说自己持币待机。他认为,随着集装箱航运公司整合严重打击了码头运营商,码头的价格将会下降,他已经做好了耐心的准备,等候恰当的时机“扑食”港口资产。刚刚传出耶尔德勒姆在密西西比河上跟几家码头、物流和仓储公司洽谈收购事宜,似乎表明耶尔德勒姆打算以内河港口为切入点进军美国港口市场的迂回策略。
 
罗伯特在A榜占个席位,多半跟他在达飞轮船占股24%有关。上半年他到处吆喝,说正在委托中信银行出售他在达飞的股份。到了下半年又说不卖了,很乐意保留他目前在达飞轮船的24%股份,并打算长期持有这份优质股。目前他是达飞的第三大股东。眼光如此精准的投资商,在港航界堪称“绝顶聪明”。
 
占席位最多的是老马家:一家占三席
马士基集团首席执行官施索仁(A榜榜首)、AP穆勒控股公司首席执行官罗伯特·乌格拉(A榜第6名)和马士基码头首席执行官摩登·恩格尔斯·托夫特(B榜第5名)作为马士基家族企业的代表分占了2017年榜单的三个席位。这样的情景前所未有(2016年的榜单上是施索仁和罗伯特·乌格拉一起作为马士基家族企业的代表合占一个榜首席位),表明马士基家族在航运界的影响力继续蒸蒸日上。
 
 
诚如劳氏日报的资深记者詹妮特·波特(Janet Porter)所说,无论从财富、领导力、船队运力、风险承受能力、盈利能力、企业家精神、企业改革或者行业整合的角度来评价,以这一年的成就,马士基集团和施索仁稳居影响力榜首可谓名至实归。
 
已故集团创始人马爷爷的外孙罗伯特·乌格拉掌管着一份200亿美元的资产。他担任首席执行官的马士基控股公司控制着马士基集团51%的股份和51.23%的投票权。
 
从2016年开始,乌格拉就开始领导马士基集团这场意义深远的“大分拆”改革。
 
2017年9月,马士基集团宣布将马士基油轮(Maersk Tankers)以11.71亿美元现金出售给它的控股公司——A.P.穆勒控股(A.P. Moller Holding)公司。此举再次使新一代企业家乌格拉登上各家媒体的头条。
 
这项改革的目的是投资更多的新业务,让马士基控股公司跳出行业的轮回周期,以确保良好的财务回报。但是,由于整个集团尚处于改革的中期,所以对于是否应该涉足更多的航运资产,目前还不能决定。
 
马士基码头首席执行官摩登·恩格尔斯·托夫特在2017年遭遇了重大的挑战,不但面临着整合到马士基航运的重大变革,而且由于黑客的攻击而损失了数千万美元。作为全球最大的码头营运商之一,马士基码头理应在B榜占据一席。
 
权力最大的一个席位:中、美、欧三个反垄断规管机构合坐一条板凳
2016年欧洲和美国的反垄断规管机构各占一个席位,中国没有。但是在2017年的榜单上,中、美、欧三个规管机构合占A榜一个席位。由此,第13号席位成为所有30个席位中权力最大的一个席位。
 
2014年,中国商务部否决P3联盟,一战成名。世界三个最大的集运公司马士基、地中海航运和达飞轮船申请组建P3联盟,获得了欧洲和美国反垄断规管机构的批准,但在中国遭遇了滑铁卢。全世界的业内人士都觉得奇怪:中国商务部看出来的问题,为什么成熟市场经济国家欧洲和美国却看不出来?看起来,长期以来被欧美国家控制的游戏规则制订权再也不能把中国排除在外了。
 
自从2016年以来,班轮业的合并、收购和联盟的事件层出不穷。设在北京、布鲁塞尔和华盛顿的世界三大顶级反垄断监管机构一直处于十分忙碌的状态。
 
2017年3月,美国司法部反垄断调查人员突袭在旧金山举行的全球集装箱运营商理事会(俗称“Box Club”,集装箱俱乐部)会议现场,并向与会的全球主要班轮公司的高管发出调查传票。 收到传票的承运商被告知,必须在4月下半月巴尔的摩举行的大法官听证会之前递交有关信息。据消息源称,司法部的此次突袭,主要是为了保护美国的海运服务提供商和托运人的利益。但是美国司法部的“狗抓耗子”把欧盟竞争委员玛格丽特·维斯泰杰和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FMC)的同行打了个措手不及,他们至今只能束手无策地静候美国司法部的调查结果。
 
FMC的烦恼主要是政治性的。原来的五名委员中有三名是民主党党员,但是特朗普上台后需要调整为共和党党员占多数,而且主席也必须更换为共和党人。
 
加上任期到期的自然更替,院外游说团体的暗中干预,以及各派政治力量的台下较量,五人领导集体什么时候才能稳定下来,至今还是未知数。甚至有传闻说,特朗普可能把FMC“打包”并入另一个更大的政府机构也未可知。
 
不过,无论如何,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美、欧三家反垄断规管机构在2018年的工作量会有丝毫减轻。
 
两个美国工会大boss各占一个席位,影响力大小相当方向相反
众所周知,美国东西海岸各有一个强大的码头工人工会,西海岸的叫国际码头工人与仓储工会(ILWU),东海岸的叫国际码头工人联合会(ILA)。这一次,两大工会头目前所未有地在A榜各占一个席位,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人的影响力对美国港航业的发展,一个是推进,一个是扯后腿。
 
现年67岁的美西海岸码头工人工会ILWU主席罗伯特·迈克埃尔拉斯今年即将退休。2014/2015之交由于工会与雇主的合同谈判僵持不下,又正好碰上新的航运联盟刚刚开张,太平洋航线的船舶容量升级,底盘车严重短缺,终于爆发了震惊世界的港口大拥堵。
 
由于现有的合同将在2019年到期,人们普遍担心四年前的噩梦重演。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迈克埃尔拉斯在2017年7月宣布,由于超过67%的会员代表投赞成票,与雇主的合同将延长到2022年。由此,美西海岸港口信心大增,有望从加拿大、墨西哥和美东港口手中夺回以前丢失的市场份额,并进一步扩大份额。
 
代表美东海岸(从缅因州到得克萨斯州,包括五大湖区、主要内河、美国湾和波多黎各的港口区域)45000码头工人的工会ILA主席海罗德·戴克特运气没有这么好。他父亲在工会当了57年的头,他子承父业,接棒主席职务。
 
2017年,ILA和雇主美国海事联盟(USMX)关于新合同的谈判很不顺利。到12月份,戴克特宣布谈判破裂,原因是USMX急于在东海岸推广自动化码头,从而致码头工人濒临失业的边缘。如果在未来的9个月里劳资双发不能达成一致,那么美东港口就会进入多事之秋,戴克特少不了频频上头条。
 
(待续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