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航运界 > 航运之星:曹杰,共损虽老,但不落后

航运之星:曹杰,共损虽老,但不落后

发布时间:08月14日 13时  来源:航运界
 
航运之星:曹杰,共损虽老,但不落后
人物关键词:香港,海损理算,体育迷,马拉松
 
品位航运生活,分享航运故事。航运界网欢迎从事海运、航海、物流、贸易、船舶等职业的朋友及相关的法律、金融、教育、传媒界同仁自荐或者推荐航运之星。我们不要求高资历和丰富的经验,只要你从事航运并愿与大家分享。星,就在你我身边,是我们的同行,是我们的朋友,是我们自己!
 
航运界:请你简单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曹杰
:大家好,我叫曹杰。我于2003年赴香港,就读香港理工大学,自2006年取得国际航运与物流管理荣誉学士学位后,加入英国Charles Taylor集团名下的海损理算公司Richards Hogg Lindley(RHL)香港分公司,成为一名见习海损理算师。
    我2009年通过考试,成为英国海损理算师协会初级会员(Associate of the Association of Average Adjusters),并于2011年通过考试取得英国特许保险学会专业资格(ACII),现为RHL香港分公司经理,正在准备英国海损理算师协会资深会员(Fellowship)的考试。
 
航运界:是什么原因让你留在香港工作,又是什么机缘从事了海损理赔行业呢?
曹杰:
留港工作很大程度上和我在香港求学的经历有关。有幸得到香港赛马会的全额奖学金,加上自身也是学航运的,决心留在香港这样一个航运中心打拼一番。
    至于我是如何从事了海损理算这一在航运业都算得上是“冷门”的行业,这缘于我大学伍占美教授的引荐,是他向我们将要毕业面临找工作的同学介绍了海损理算这一行业,并组织我们参观拜访了世界上最大的海损理算公司 Richards Hogg Lindley香港分公司。我自己本身就一直很想从事一门专业性较强的职业,所以对海损理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觉得这份工作应孩挺适合自己,所以很快就向RHL 投了简历。
 
航运界:你能简单介绍下海损理赔的的工作么?
曹杰:
很多航运界同仁提及海损理算自然会想到共同海损。的确,海损理算的一项核心业务就是共同海损理算。简单来说,当船舶装载货物在海上航行,如遭遇危险或意外事故,为了船舶和货物等财产的共同安全,为了各方的共同利益所做出合理的牺牲或支付额外的费用,这类损失称为共同海损。确定这类损失并决定如何由各方进行分摊的专业服务,称为共同海损理算,其工作流程包括:
    1)事故发生后,接受委托,提供处理事故的专业意见,以便船东采取正确的措施以减少或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或产生不合理的费用;
    2)根据实际情况需要,指定共损检验人,对有关财产的损坏进行检验,查明损坏原因,划分损失性质,审核损失程度,确保共损理算有公平独立的依据;
    3)有针对性的建议或协助安排必要的保险,保障事故中各方利益;
    4)协助船东向有关方收取共损担保,审核共损担保,保障共同海损各方利益;
    5)收集理算所需各项文件、材料、账单;
    6)仔细审核各项文件、材料、账单,依据事实、案情、理算规则、法律案例、实务应用等等为各项费用、损失定性,计算并确定共损总额,确定各项财产的分摊价值和应分摊的金额;
    7)编制共同海损理算书,阐述案件事实经过,理算依据,列明各方应付或应收金额;
    8)协助各方按理算书结算。
    其实除了共同海损,我的日常工作还经常涉及处理单独海损,救助、施救费用,碰撞责任险下的索赔,租期损失等案件,这些都属于海损理算的业务范畴。
 
 
航运界:作为一项古老的海事救济措施,共同海损现在的应用率大不大?
曹杰:共
同海损制度历史悠久,经过几百年的演变发展至今仍然被广泛应用,相关案件往往涉及国际贸易、国际航运、海上保险、仲裁、诉讼等许多方面知识和问题,比较复杂,常常引起各种争议。因此在此类案件中,指定专业的独立理算师来处理共同海损往往是有效解决争议,促进友好协商分摊的最好办法。
 
航运界:有人说,共损已经是落后的制度,对此你怎么看?
曹杰:
的确有人曾提出应考虑废除共损制度,却无法提出可靠的能代替共损制度解决问题的方案。实际上船舶载货在海上航行中,遭遇共同危险,为了船货等财产的共同安全,有意并合理的做出特殊牺牲和支付额外费用,而这类损失则由各收益方按其价值的比例去分摊,这一原则是公平合理的。
    再者,共同海损制度历经多年的应用,运作良好,已为国际航运界、贸易界、保险界普遍接受和认同。如果不能找到更好的可行性方案,就不可能彻底废除共同海损制度。当然,透过各有关方不断的研讨,可逐渐改革完善共损制度,在平衡各方利益的前提下,逐步简化理算规则,提高理算效率。
 
航运界:我们知道,中国也有自己的理算规则,即《北京规则》。从实务角度上讲,《约-安规则》和《北京规则》有什么区别,差距在哪里?
曹杰:
我本人处理过的共损案件涉及到北京理算规则的几乎没有。据我了解北京理算规则是参照被国际上广泛运用的约克-安特卫普规则制定的,但其内容相对过于简单,有些做法和约-安规则不同(如对某些事故由于一方不能免责的过失所引起的案件不进行理算的规定),国际上没有被广泛认可和应用。而且北京理算规则自1975年发布后便没有再修订过,近十年来的实际应用案例应该不多。
 
航运界:处理了那么多案子,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为我们分享一下?
曹杰:
可以。我举三个例子吧。当然,是为保障客户,船名就不写出来了。
    案例一:某集装箱船满载由日本开往东南亚,在横滨与某巴拿马型散货轮发生碰撞,船尾严重损坏,部分集装箱坠海。船货等财产由日本救助公司救起,船靠港修理,货物转运。救助费用为天文数字,船东很快宣布共损,然而货物由日本转运至东南亚港口(香港、吉隆坡、新加坡等)只需短短几天,当时全船一共大约两千多票提单,我和几个同事一起负责联络货方收取共损及救助担保,几乎从早忙到晚,午餐和晚餐都是在公司吃外卖盒饭。最终经过大家一个多月加班加点的努力,担保收取工作顺利完成。
    案例二:某船装载货物在印度沿岸发生主机故障,船失去动力需拖轮拖带至印度某避难港修理。修理完毕船继续航行至卸货港附近遭遇恶劣天气,锚链缠绕无法起锚,需拖轮协助方能脱险前往码头开始卸货。这是我第一次处理二次共损以及在共损费用保单下的索赔,理算较为复杂。最终船方从有关货方和船壳保险人索回大部分损失。
    案例三:今年年初我在伦敦工作期间遇到这样一个案子,某船出苏伊士运河期间搁浅,浮起过程中舵严重损坏,船东宣布共损。然而此船东因财政困难,无法支付拖轮拖带船至避难港修理的费用,希望我们理算人能协助出具预付分摊建议,从而提早从货方和船壳保险人索回一部分损失,帮助完成航次。从法律层面看,在航次尚未完成的情况下货方理论上没有义务对已经或正在产生的共损费用进行分摊。尽管如此,在我们和货方代表律师的协商之后,货方最终同意对本案作特别考虑,按我们的初步理算建议预先支付一部分费用帮助船舶完成航次。
 
航运界:你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有什么爱好呢?
曹杰:
我是个体育迷,各项运动都很喜欢,尤其是足球和篮球,但自工作后已经逐渐减少参与。这两三年喜欢上长跑,2013年参加了香港渣打马拉松(半程),以1小时59分左右完成,希望以后能有机会挑战全马。平时闲暇之余喜欢研究厨艺,也爱好旅行,摄影。

0

相关阅读:

 
社区登录
社区热点 更多>>
迷你博客 查看更多>>
王清三无阶级~加油!(回复)
陈国卿船舶保险条款 PICC86 & PICC96的比较 分类:船壳保(回复)
钟晓乐方舟子戳破几个常识性的谎言,就被满网抄斩,逼得逃往平时他(回复)
钟晓乐看了渣浪的所谓的对话直播,只播出官员们的说话,学生的话,连(回复)
钟晓乐拳王阿里,除了是体育人物,还是宗教人物和政治人物.在拒绝接(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第一天来,冒个头(回复)
爱船网-航运信息港(www.aiship.cn)加微信有惊喜哦 微信号(回复)
钟晓乐刚看完了 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2,大概是一个讲一个邪(回复)
周建芳(回复)
周建芳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回复)
朱胤峰我司专业日本航线十年,欢迎同行询价、合作。 我司优势有很(回复)
武嘉璐现在CI已经没有了么?竟然消失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