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约案例评析:解约条款与NOR的递交

发布时间:2020-02-03 09:43:33  来源:航运界     专家:中国船东互保协会


摘要

航次租船合同条款通常会伴随受载期条款包含一个解约条款(cancelling date),规定如果船舶不在交船港规定的时间递交NOR,则承租人有权解除合同。合同还会在装卸时间条款中规定NOR的递交时间,通常是一个约定的时间(office hours)。但是,如果两个条款约定的时间有差别,就会带来承租人能否解除合同的问题。近期的英国法院针对The Alpha Harmony一案就针对这个争议做出了判决。

 

一、案件事实

与The Alpha Harmony案有关联性的两个仲裁案件,根据《1996年仲裁法》第69条向英国高等法院进行上诉,法院准许了上诉并对该案进行了审理和判决。此案租船合同链的法律关系如下:

 

Head Charter根据经修订的Norgrain 1973格式于2014年11月13日订立,Oldendorff为船东,ADM为承租人;

 

Sub-Charter根据经修订的Baltimore Form C Berth Grain格式于2014年11月5日订立,ADM为船东(即租船合同链的二船东),Bilgent为承租人(即租船合同链的次承租人),船舶执行巴西到中国的航次。

 

2015年4月2日,Bilgent和ADM均根据租船合同中的受载期缩短条款(laycan narrowing clause)将原先租船合同中受载/销约期从2015年5月31日修改为截止至2015年5月10日。

 

2015年5月10日(星期天)7点04分,船方通过邮件方式递交了NOR。

 

2015年5月10日(星期天)20点47分,Bilgent根据解约条款解除了Sub-Charter

 

2015年5月11日(星期一)5点55分,ADM根据解约条款解除了Head Charter。

 

二、案件争议

本案争议焦点是虽然NOR在解约日规定的时间之前递交,但并没有在符合office hours要求的期间内递交,那么此种情况下的解除合同是否符合合同约定?仲裁庭认为这两个仲裁案件中的解除合同均为无效,随后Bilgent与ADM均向法院提起上诉。由于Head Charter与Sub-Charter并非背靠背(back-to-back)签订,因此下文分别介绍两个租船合同下的不同判决。

 

三、Sub-Charter项下的判决分析

1. Sub-Charter的相关条款

Clause 14 "Notification of the vessel's readiness to load at the loading port must be delivered by mail/fax at the office of Charterers or their agents, between 0800 hours and 1700 hours from Monday to Friday, between 0800 hours and 1100 hours on Saturday, Vessel also having been entered at the Custom House. Laytime is to commence 0800 hours the next working day, also see Clauses 43, 44, 74."

 

Clauses 43 and 44 concerned the discharge port.

 

Clause 74 repeated the provisions concerning notice of readiness at both the loading and discharge port.

 

Clause 16 "Should the Notice of Readiness at loading port not be delivered as per Clause 14 by twelve o'clock noon on the 31st day of May 2015, the Charterers or their Agents shall at said hour and at any time thereafter, but not later than the presentation of Notice of Readiness together with the required certificates at said office, have the option of cancelling this Charter Party. Charterers to narrow into '10' days spread latest in 40 days advance prior to first layday."

 

2. 次承租人Bilgent的观点

Sub-Charter第16条表明了若NOR没有“根据第14条”(as per clause 14) 在5月10日中午12点之前递交,则Bilgent有权解除合同。"as per clause 14"表示NOR要按照第14条的要求,即NOR要在工作日的工作时间及星期六的11点之前递交,而本案的NOR是在星期天7点04分才递交,并没有在第14条要求的office hours内递交。另外,根据The Petr Schmidt先例,如果NOR在office hours之前递交,那么NOR就被视为在office hours下次开始时递交。因此,本案的NOR应当于5月11日(星期一)上午8点才开始生效(并非5月10号中午12点)。根据The Madeleine一案的原则,若NOR未有效递交,相当于船舶在解约日没有被交付,则承租人有权解除合同。本案中,在5月10日中午12点之前,NOR是无效的,因而Bilgent有权解除合同。

 

3. 二船东ADM的观点

解约条款的解释应该非常严格。在理解第16条中的“as per clause 14”时,只有第14条并入的内容是切合实际的且与第16条无冲突,其才应当被写入第16条。他认为“若NOR没有在星期天(5月10日)中午12点之前递交,承租人有权解除合同”与“NOR不可以在星期六(5月9日)上午11点以后递交”的规定存在不协调的紧张关系(tension),这一点也得到仲裁员们的认可。所以,第14条中office hours的要求不应该被并入第16条,第16条应被理解为若NOR没有在5月10日中午12点之前递交,则合同解除有效。由于本案NOR在5月10日7点04分递交的,在5月10日中午12点之前,所以Bilgent解除合同是无效的。按照承租人的解释,如果NOR在星期六(5月9日)的10点59分递交则租船人不能解除合同;但是如果在星期六的(5月9日)的11点01分递交则解除合同就是有效的,这显然不符合商业逻辑。租船人在12点之前已经有了一份NOR,如果其还能够解除合同,这种观点是不合理的,因为承租人有机会去核查邮件决定是否解除合同。

 

4. 法院的观点

1)第16条规定了承租人何时能够解除合同,该条指明了第14条,而第14条要求了递交NOR的时间段。“as per clause 14”的意思就是NOR必须符合第14条的要求。第14条中的office hours要求与第16条并不存在冲突或紧张关系,因为第16条并没有规定NOR递交的office hours要求。而且,第14条和第16条的文字表达并没有允许在解释第16条时减损“as per clause 14”的含义。

 

2)仲裁庭认定Bilgent对第16条的解释“缺乏明确性和简单性”(lacking in clarity and simplicity),而且一个“商业上和法律上均不具吸引力的方法”(commercially and legally unattractive solution) 是不能被接受的。关于“缺乏明确性和简单性”,"as per clause 14"的表述是明确且简单的,使得读者能回到第14条查看NOR有效递交的要求,从而发现本案NOR不符合第14条的要求。至于仲裁庭和二船东的第二个观点即“商业上和法律上均不具吸引力”,法院认为既然第14条限制了NOR有效递交的时间,则其就会产生这样的效果,不存在解释不符合商业原则的问题。

 

3)关于船东主张的承租人可以在12点之前检查邮件看一下有没有递交的NOR进而来决定是否解除合同,看起来有一定道理。随着电子邮件的应用,承租人可以在任何时候查看邮件。然而,虽然要求NOR只能在工作时间递交似乎有些过时,但office hours是租船合同的明确要求,法院不能够忽略双方的约定。

 

4)鉴别NOR是否有效的商业意义重大。如果按照船东的解释,NOR在起算装卸时间的意义上无效(因为没有在office hour时间内递交)而在解除合同的意义上变成有效(在周日12点以前递交都算有效的不能解除合同的NOR),则这会产生太大的不确定性。总之,船东没有根据第14条递交NOR,承租人的解除合同是有效的。

 

四、Head Charter项下的判决分析

1. Head Charter的相关条款

Clause 4  "Laytime for loading, if required by Charterers, not to commence before 0001 on 01st day of April/May 2015. Should the vessel's notice of readiness not be tendered and accepted as per Clause 17 before 2359 on the 30th/31st day of April/May of 2015, the Charterers or their Agents shall at any time thereafter, but not later than one hour after the notice of readiness is tendered, have the option of cancelling this Charterparty. Charterers to narrow Laycan into a 10 days spread latest 30 days prior first Layday..."

 

Clause 17 concerned Time Counting and provided as follows:

 

"(a) Notice of readiness and Commencement of Laytime See also Clause 70. Notice of vessel's readiness to load and/or discharge at the first or sole loading and/or discharging port, shall be delivered in writing or by cable/telex/email to Charterers/Receivers (or their Agents). See also Clause 70. Such notice of readiness shall be delivered when vessel is in the loading or discharging port and is in all respects ready to load/discharge in case loading/discharging berth is occupied vessel to be allowed to tender Notice of readiness whether in port or not, whether in berth or not, whether customs cleared to not, whether in free pratique or not.

 

Following receipt of notice of readiness to load or discharge as above, laytime will commence at 0800 on the next working day, after the valid Notice of readiness has been tendered and hold passed, laytime to commence to restart at 0800 hours on Monday or the day following a public holiday..."

 

Clause 70 which dealt with Notice of Readiness and Layime and to which the reader of clause 17 was directed to see, provided as follows:

 

"Loading port:  If loading at East Coast South America, the Notice of readiness to be tendered within office hours 0800-1700 hours Monday to Friday and 0800-1100 hours Saturday. Layime to commence at 0800 hours the next working day after valid Notice of Readiness being tendered..."

 

这里的关键是双方基于Norgrain订立合同,但是把标准合同中第4、17条的office hours的要求删掉了。

 

2. 船东Oldendorff的观点

船东Oldendorff首先承认,基于未修改的Norgrain第4、17条,如果NOR没有根据第17条在office hours内递交,则租船人有权根据第4条解除合同,这与上面的判决也是一致的。但是船东认为:

 

1)对于Head Charter第4条把解除合同的时间从原始文本的12点修改到23点59分以及第17条把原始文本中规定的office hours的要求删掉都会导致在星期天7点04分递交的NOR在解除合同的意义上是有效的,因为根据Punjab National Bank v De Boinville一案,删掉的内容有助于表明当事方不想在协议中约定该内容。

 

2)至于第17条在删掉office hours要求后规定的"See also Clause 70",根据The Lipa一案,"See also Clause 70"并非具有将office hours的要求并入第4条的效果,而仅仅是告知读者第70条有装卸时间的规定。以上观点均得到了仲裁庭的认可。

 

3)另外,虽然第4条中关于NOR使用的是"tendered and accepted",而第17条规定的是"delivered",但这个差别在现在的争议中并不重要。

 

3. 承租人ADM的观点

第4条的解释应该结合整个租船合同条款,包括第17条和第70条。所以,第70条关于递交NOR的office hours要求应有效并入第17条以及第4条。此外,第4条中有"accepted"一词,但NOR要在office hours时间之外被接受是非常困难的事。事实上,船东Oldendorff是在office hours之外递交NOR的。因此,本案的NOR无法在工作时间之外递交且被接受,进而也就不能阻止ADM解除Head Charter。如果这样的话,租船合同规定的是"see"而非"as per"这一点争议,也就不复存在了。船东的解释使得在装卸时间意义上NOR需要在office hours内递交,而在解除合同意义上NOR不需要如此递交,这样解释是不符合商业规则的。

 

4. 法院的观点

1)法院解释租船合同的目的是为了确定当事方表达的客观含义。第4条将可以解除合同的时间从12点修改为23点59分, 这个时间远远晚于工作时间;第17条将office hours的要求删掉了,把这些结合起来在客观上表明了双方的一种意图,即对于解除合同条款来讲,没有NOR要在office hours内递交的要求。所以,如果NOR在5月10日23点59分之前递交,那么就没有合同解除权。

 

2)至于ADM认为第70条关于office hours的要求被有效并入第4和17条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