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东作为实际承运人在无单放货案件中的法律责任探讨

发布时间:2021-08-16 09:47:38  来源:航运界     专家:中国船东互保协会

摘要

无单放货一直是国际海上货物运输领域讨论不断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曾在2009年出台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2020年修正)专门就相关问题作出规定,协会也已经发过关于无单放货问题的若干风险提示。本文结合我国法律规定及既往案件判决,旨在就一类特殊的“无单放货”问题,即船东只作为实际承运人时是否需要承担所谓的无单放货责任问题进行讨论分析,以供会员处理类似问题时参考借鉴。



问题提出

船东与期租人签订了一份期租合同,其中约定由船长或期租人的代理代表期租人签发以期租人为承运人的提单。而在货物运抵目的港时,期租人指示船长将货物交给未持有正本提单的一方。放货后,正本提单持有人主张作为承运人的期租人与船东共同实施无单放货,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此时作为实际承运人的船东是否需要对依期租人指示的无单放货行为向提单持有人承担责任呢?

裁判观点——支持实际承运人需承担无单放货责任的观点

虽然在最高院再审判决中改判,但在富春航业有限公司等与辽宁鞍钢集团国际经济贸易公司海上货物运输无单放贷纠纷案中的一二审中,两审判决曾均要求作为实际承运人的富春行业公司承担无单放货责任。

该案案情如下:1995年2月20日,鞍钢公司与千金一签订了买卖合同,鞍钢公司供给千金一热轧卷板5000吨,每吨295美元,信用证结算。富春公司所属的“盛扬”轮在莫帕提公司期租期间,按照莫帕提公司与千金一的航次租船合同的要求,于1995年7月8日在大连港受载了上述合同项下的货物。1995年7月9日,货物装船。同日,承运人莫帕提公司的代理大连外代在鞍钢公司出具保函的情况下签发了日期为1995年6月30日的一式三份正本提单交给了鞍钢公司。该提单载明:托运人为鞍钢公司,收货人根据雅加达BUMI DAYA私人银行SAID支行指示,装货港为大连,卸货港为雅加达,货物重量5155.520吨。在“盛扬”轮在大连港装货的同时,莫帕提公司于1995年7月8日凭千金一出具的保函签发了一份提单给千金一。该提单上的签发地为大连。千金一出具的保函抬头为:致“盛扬”轮船东/代理/承运人/船长。保函称:考虑到贵方在我方未出示第一套装港提单的情况下,签发给我方或按我方指示给有权拥有人等第二套提单……。7月21日,“盛扬”轮抵雅加达港,货物卸船后,收货人向莫帕提公司出具了银行保函,按照莫帕提公司的指令,凭着银行保函和7月8日莫帕提公司签发给千金一的提单副本,“盛扬”轮将该批货物交给了收货人,事后收回了7月8日的正本提单。该提单经过银行流转,并经指示人的背书。鞍钢公司在取得大连外代代表承运人莫帕提公司签发的清洁提单后,通过通知行中国银行鞍山分行向开证行转交包括正本提单、商业发票等在内的全套单证予以结汇,商业发票载明鞍钢公司货物总价值1520878.40美元。上述单据于7月18日转到开证行,因信用证出现不符点,开证行将全套单证退回,鞍钢公司于8月20日收到了退回的提单和发票。

一审二审法院判决主要内容如下:

1)承运人莫帕提公司签发提单并将货物交给富春公司所属的“盛扬”轮承运时起,富春公司便具有了法定的实际承运人的法律地位。提单依法是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证明,是所载货物的物权凭证,是承运人保证据以交付货物的单证。在托运人持有提单的情况下,承运人与提单持有人之间权利义务关系,应依提单的规定确定。根据法律规定,凭正本提单交付货物是承运人的法定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以下简称《海商法》)第61条的规定,凭正本提单交付货物也是实际承运人的责任。

2)在期租的情况下,《海商法》第136条虽赋予期租人就船舶的营运向船长发出指示的权利,但本案承运人以期租人的名义向船长发出的不凭正本提单放货的指示,不仅超出了期租人的合法权利,而且也违反了法律规定的承运人、实际承运人凭正本提单交货的强制性义务。故而,一审、二审法院均支持了这种情况下实际承运人需承担无单放货责任的观点。

裁判观点——反对实际承运人需承担无单放货责任的观点

在上述案件的最高法院再审判决中,最高法院就这一问题作出与一二审不同的判决,其指出:本案鞍钢公司据以起诉的提单是“盛扬”轮的期租人莫帕提公司的代理人大连外代所签发,提单亦是莫帕提公司的提单,提单上明确显示承运人为莫柏提公司。因此依照海商法的规定,富春公司作为承运船舶“盛扬”轮的船东,其与承运人莫帕提公司之间订有期租合同,并实际履行运输,应为本航次海上货物运输的实际承运人。鞍钢公司凭此提单诉富春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其诉权存在。但本案所涉货物运输中,除前述提单外,承运人莫帕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