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给运输合同带来的法律风险(六)—— 近期伦敦仲裁实践

发布时间:2022-06-20 13:28:37  来源:航运界     专家:中国船东互保协会

摘要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针对运输合同下带来的诸多法律风险,协会已经先后发布了五篇文章,详细总结并分析在新冠疫情背景下,租金支付和滞期费、安全港口、合同受阻等等多个法律问题中合同双方的地位,并给出了相应的防损建议。同时,协会注意到从2021年开始,伦敦海事仲裁已经陆续发布了多篇有关疫情的裁决,本文籍此详细介绍其中的两份关于合同受阻和船东行为合理性的裁决,并对这两份很有针对性和参考意义的裁决进行适当的总结,以供会员参考。

 


 

一、伦敦仲裁 LMLN 17/21 —— 合同受阻

1. 案情简介

船东基于BIMCO Heavycon 2007格式将船舶出租给租船人用于一个单航次。3月14日,船舶到达装港外并且递交了NOR,NOR于3月15日生效。同日,为防控疫情,当地发布了旅行限制,导致租船人的雇员无法到港进行装货作业。3月17日午夜该船靠泊,4月7日开始装货,装货是由下租船人雇佣的专业起重公司完成。5月19日装货结束,5月20日离泊开始海上航程。5月29日,由于租船人欠付款项,船东中止航程。该船先是锚泊,其后大部分时间漂航,总计漂航时间为272天。该船日租金为USD45,000,因此船东总共主张USD12,240,000的滞留费用。

 

租船人主张合同在3月15日有旅行限制的时候就受阻了。其认为,考虑到租船人的装货方式,由租船人的雇员进行装货作业是必须的并且从未设想过任何其他人会进行装货作业。3月15日之后,由于新冠疫情大流行,雇员无法到达装货港所在国家。当时能够预计到雇员可以重新被允许旅行带来的延误是重大的,因此可以主张合同受阻;延误是不同寻常的,并不能在合同订立之时合理预见。因此,合同不能履行或者履行的结果和设想的完全不一样。

 

2. 裁决

仲裁庭驳回了租船人的主张。仲裁庭认为,租船人不能证明必须使用某一种特定的装货方式,也不能证明实际使用的装货方式本不应被使用。尽管租船人有义务装载起重机,但是合同并没有规定特定的装载方式,也没有阻碍租船人转包、转委托或者以其他租船人认为合适的方式履行合同。

 

确实,由于法律的变化,租船人的雇员遭到了旅行禁令的限制。但是,租船人无权主张合同不能履行,因为货物实际上被成功装上船并且船舶在装货完成后成功开航。进一步讲,任何延迟,不管是预期的还是实际的,都不足以使合同受阻并且合同在3月15日以及之后并没有变得完全不同或者无法履行。总之,租船人合同受阻的抗辩失败。

 

二、伦敦仲裁LMLN 4/22 —— 船东行为的合理性

1. 案情简介

涉案租船合同是一个TCT航次,争议双方是二船东(disponent owner,下文称“船东”)和租船人。船舶装载煤炭后前往卸港。2020年3月4日15时20分,船舶到达卸港引航站,三名引航员上船。引航员登轮时,三副用无接触手持红外测温仪给引航员检测了体温。结果显示,三名引航员的体温都在37.5°C以上,船长于是根据船东公司的政策要求用水银温度计重新测量体温,但三名引航员拒绝了该要求,并于15时30分下船。船方和引航公司于是进入了僵持阶段。后来经过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