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避航运延误风险的必要性及保险分析

发布时间:2023-12-22 14:20:05  来源:航运界     专家:中国船东互保协会

一、从运河拥堵看规避延误风险的必要性
自7月以来,巴拿马运河受干旱影响持续限制通行船舶数量。7月底,运河管理局将每天可以通过的船舶数量从36艘减少到32艘。据“海事交通”数据,8月16日等待通过运河的船舶达到264艘。船务代理公司诺顿利利称,部分大型邮轮平均等待时间已经增加到18天。远东至北美航线的集装箱租金仍在上涨,而两周左右的延误风险却难以避免。Xeneta的分析师Peter Sand表示:“巴拿马运河拥堵加剧,海运公司应该考虑他们的选择,控制风险。”
 
巴拿马运河的拥堵事件并非绝无仅有,2021年3月在苏伊士运河发生的“长赐轮”搁浅事故也曾导致包括“长赐轮”在内的400多艘船舶因延误而遭受经济损失。据相关报道,2021年3月27日,搁浅事故发生3天后,约有321艘船舶因航道阻塞而被迫在原地等待;2021年3月29日,“长赐轮”重新起浮,苏伊士运河航道于当地时间19时恢复通行,此时已有超过400艘船舶排队了数天不等;而后又经过3天半时间,苏伊士运河才恢复畅通。此后,“长赐轮”继续被埃及当局扣押以进行事故调查和解决担保问题。综观事故,“长赐轮”延误逾30天,作为20000TEU的超大型船舶,其运载货物价值约1亿美元,堵塞运河造成超过420艘船舶延误了平均约6天时间。如果加上提前绕航的船舶,则有近500艘船舶遭受了不同程度延误损失,这些船舶的日租金为3-6万美元,每日租金损失总计最多可达2000万美元。
 
“长赐轮”在苏伊士运河搁浅被称为航运界的“黑天鹅”事件,然而类似的搁浅事故在苏伊士运河其实已多次发生。同时,巴拿马运河的拥堵导致船舶延误也并非今年仅有。“黑天鹅”事件的多次发生意味着“系统风险”的存在。事实上,导致航运延误的风险远不止航道堵塞,恶劣天气、罢工、火灾、战争、机械损坏、船舶碰撞、船上人员的伤病亡、救助人命、违禁品调查、港口异常、网络攻击、燃油不合规……各种来自船上和岸上的风险都可能造成船舶的延误,给船东和租家带来船期损失。
 
长期以来,特别是“长赐轮”搁浅事故发生前,航运市场乃至海上保险业对如此庞大的 “系统风险”未能给与足够重视,对此类事件的应对措手不及,造成了大量的租约争议。但在当下,汽车运输船、LNG船等部分船型的日租金甚至一度超过10万美元,加之船舶大型化趋势发展迅猛,一旦发生航运延误,延误导致的营运成本和租金损失势必给船东和租家等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和现金流缺口等金融风险。毫无疑问,航运延误风险已经成为航运市场所不能忽视的重要风险,延误风险的因果性、不可预测性、后果的不可控性完全符合保险的基本特征,正越来越引起业界思考规避该风险的必要性。
 
二、承保延误风险的保险分析:以航运延误险为例
航运延误风险的特点包含了保险的基本要素,是一种可以量化承保的风险。对于海上保险行业而言,为船东和租家等航运主体提供灵活、经济、有效的航运延误保险保障无疑是帮助业界规避延误风险的路径要求。但碍于承保规模及规模效益等因素,海上保险市场中承保航运延误风险的产品并不多,国内仅中国船东互保协会提供了“航运延误险”(Marine Delay Insurance,以下简称MDI)保险业务,本文将以MDI为例对航运延误保险进行分析。
 
市场适应性高的保险首先需要具有广泛且富有代表性的承保范围。MDI根据风险的发生地点和影响类型,